?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小医圣 >

第230章

????“可惜了……只能到此为止……”楚萧喃喃,他的状态,已经糟到极点,若是强求,恐怕在到达第四座骨塔前,就会灭亡。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而后倒转长矛,朝城外而去,速度无双,后方血巫族大军紧追不舍。大地上,一地的尸体,数不清,断肢到处都是,腐臭的血水流了一地,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血巫、蝙蝠,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虚空之中,无数的巫。

????术之力潜行!“他的灵力已经用尽,是我辈建功之时了!”“不要放他逃走了!”“杀了此人,上祖巫山!“喊杀震天!此刻,楚萧身体几乎到了极限,神力渐竭,他丹田中,道火虽长燃,也无法再提供蓬勃战力。“今日以夺灵战个痛快!”他再无顾忌,这一刻,将夺灵经运转到了极点。往常,鉴于南渝断桥守渊人的话,他一直怀有忌惮,可此刻,他极度需要力量!“啊。

????……我的巫力!”“此人……此人是魔头!”“他……他偷走了我的巫力!?”三百步之内,没有一个血巫可以逃过夺灵经的剥夺,临近的一些血巫,直接身体软倒在地,被楚萧剥夺一空。楚萧的身体,化作一个漩涡、黑洞,在夺灵经下,无情吞噬着这些人的修为!夺灵经疯狂运转,那些巫力被他纳入体内,居然发生了奇特的转变,化作一缕缕魔息,进入两极太极这种变化,的确非常之“魔”!“杀!”他感受到,。

????这种力量虽然不适,却可以利用,此刻无暇他顾,宛如魔王一般,向外冲杀。夺灵经,让他的实力和气息,再次攀升。“是……是魔帝!”“不错……我感受到了魔帝的气息,是他,是他!”“果然是那个人的传人吗?他已经击杀了我族巫帝,如今他的传人还敢来,必杀之无疑!”这一刻,天空中,无数的老血巫看到这一幕,突然全都惨然失色,他们想起了历史长河中的记载。当年,血巫族巅峰时刻,巫帝证道,本可以力压一代人,带领血巫族踏平人族,这个时候,一个禁。

????忌人物出现,将巫帝无情镇杀!那是血巫族最痛心疾首的回忆,巫帝千古不见,好不容易出现一人,即将带领血巫族走向辉煌,却被人镇杀,留下一段黑暗的历史。而此刻,楚萧的身上,他们感受到了与记载中相同的气息!谁能不惧?而就连楚萧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的额头,已经多了一道浅浅的魔纹!他一路冲杀,利用夺灵经,杀到了祖巫城城墙处!他凌空而起,涉越城墙,就要离去,三百步内,无一人敢。

????接近!“哞——”城墙的两角,两头巨大的雕像傲立,好似亘古不变,明明是石雕,却栩栩如生,似凝望千古,凶恶的看向人族领地,那是祖巫座前的hù fǎ。就在楚萧飞跃城墙的时候,立在城头的两只巨大夜叉雕像,像是活了一般,忽然眼中射出破空的光两头恐怖夜叉,四道恐怖目光,在突然间射出,楚萧猝不及防,被击中!“噗——”楚萧喷出一口鲜血,身上已经多了四个血洞,身形踉跄,血染之矛也从手中滑落。这四道目光,居然将他的身体洞穿了!而且,一股腐蚀的力量在他体内发作,竟似能与他的神性血液抗衡。“

????我族守护发威,此魔王要死了!”“绝杀魔帝传人,为巫帝报仇!”“灭杀之!”看到这一幕,紧追不舍的血巫族大军,全都沸腾了,楚萧这个铁一般的魔王,真正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我族祖巫,与人族魔帝生死大仇,座前hù fǎ,自然不会放任其传人离开!”一个老者大呼,紧接着,密密麻麻的血巫族大军,蜂拥而至。一座城在追杀一个人。楚萧连续吐出三大口鲜血,强行压下方才四道光束造成的余毒,强行提起。

????修为崩杀了十几个逼近的血巫。“人族神使,你死定了!”“无论你是神主至尊的门徒,还是那恶魔的传人,今日都是你的死期!”“今日必将你挫骨扬灰!”——外界,南域万座城池,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抽动起来!楚萧已经穷途末路了吗?终究是无法逆天吗?“魔王休走“今日必杀你!”“为我族强者复仇!”……这一刻,无尽的喊杀声,震动了整个城墙,整个祖巫城,但在他的耳中却逐渐变小,他的眸子中,也。

????闪过一抹别样的感情。是死亡吗?“人谓我为魔王,谓我为魔帝传人,既然如此,若不能去魔帝遗迹前一见,也太可惜了……”他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似是最后的诀别,下一刻,他转身,拖着重伤的躯体,突围而去。现在,唯有脚下的越字诀,可以畅行无阻,灭杀了挡路的几十个血巫,他陷入奔命之中。真正的极限,他此刻身负重伤,随时都有可能陨落!此刻,暗中一处虚空。一道丰神如玉的身影,宛如神子,看着这一幕,竟似也有些许失神,喃喃道:“能击杀这么。

????多大巫,你虽必死,我却也成就了你的不朽名声。”他身后,一个王侯轻声道:“圣子,他是要去葬帝渊吗……”“不用管,跟上吧。”杨天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挥了挥手,几个王侯随即离开。“魔心大帝九转世身,唯夺灵传世无人可练……你是如何炼成的?”看着楚萧消失的背影,他眼中寒光渐漫,这一刹那,他的气息居然也陡然一变,与神圣背道而驰。——而此时,外界,南域。整个南域,都陷入无声之中。震惊,哀恸,感伤,无奈,各种情绪充斥了南域。前前后。

????后楚萧镇杀的大巫级血巫,不下二十他的长矛之下,灭杀的血巫族高手,无法数清。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破灭了三座人族屈辱的骨塔,这对于整个人族,都是一场大功绩!毫无疑问,这必然会被载入史册!“历史上,我人族狠人灭杀巫族大帝,如今,神使破灭血巫族之塔,楚萧固然不能和那盖代狠人相比,但以他这样的修为,却具备如此胆魄,完成如此伟业,说与那狠人前后辉映也不为过!”一个老。

????者有感而发,语气沉重。很多人共鸣,楚萧的修为,不过是王侯,南域可以傲视他的,大有人在,可是有谁,能独闯异族领地?又有谁能舍生忘死,独对异族百万兵?更何况,这一战的惨烈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世人的认知,令人心惊动魄,大巫都连续陨落!此刻画面中,楚萧已经到了极限,一个个血巫族追上他,想要狙击。他格杀了一人又一人,身上的伤痕增加一道又一道。他整个人,已经疲倦到了极点,宛如。

????一个修罗,衣衫被血水浸透,几度差点从空中堕下。险象环生,此刻,除了速度之外,楚萧的战力几乎枯竭,到了末路。他,能赶到葬帝渊吗?无言,沉默,看着画面,每一个人族,都揪心到了极点。有人悄然流泪,有人暗自神伤,有人扭过头,不敢再看画面。孤胆英雄,穷途末路。楚萧没有放弃,决不放弃,到最后一刻,他依旧在坚守,已经在战斗。一种悲怆而苍凉的情绪,莫名在流传,很多人鼻子泛酸。燕国,玄武宗,一个宛如利剑的青年,看着直播,热这是一。

????场拉锯战。楚萧连续击毙了几百血巫,可是纵然是夺灵经,也无法持续。那种夺灵经产生的恐怖能量,他无法得心应手的使用,甚至让他觉得很压抑。到此时,他狼藉无比,头发都已经变成血色,嘴唇干裂,血水染红了衣襟。他的虎口被震裂,一直没有结痂,五指更是已经轻微的颤抖着。这种残酷而剧烈的大战,纵然是楚萧强大的体魄,都难以承受!这一站,死在他手下血巫族,几乎近万。其中,更是有几十名大巫。“杀——”如裂帛一般的声响,一个中巫逼近,楚萧咬。

????碎了钢牙,被对方一把木剑刺进左臂,同时,他直接将这个血巫撕裂!反手拔出木剑,一掌劈断,反杀进两个逼近的血巫,楚萧再次拉开距离。“人族神使,你已经到末路了,死亡,不可避免!”“唯有死亡,能击杀我族这么多人,你足以泉下自傲。”“呵呵,可惜了,杀死你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人族!”到此时,那些真正的高手,反而没有紧逼,一个个面色阴沉,仅仅跟随,用语言压迫着楚萧的心神,却没有出手拼命的意思。上前的,都是一些中巫之辈,飞蛾扑火,用生。

????命在消耗楚萧的体力。那些真正的高手,都看得出来,楚萧已是强弩之末,在百万血巫族的领地中,无人可以救下楚萧。但是,越是最后关头,这些老血巫越是警楚萧,乃是神使,神主究竟给他留了怎样的后手,没有人知道底细,但以楚萧所向披靡的态势,纵然临死,肯定也能拉下一两个大巫陪葬。谁也不愿意在大战落幕的时候,再死亡,那会很亏,成全的只是活着的人。只有活下来,才能有机会享受整个血巫族的崇敬,以及祖巫山上的荣光,死了,一切都是虚无。

????楚萧回头,披头散发,英姿已经带着踉跄,却仰天大笑起来,在惨烈而森严的战场中,笑声寂寥而不羁。“哈哈,壮志饥餐俘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骨塔耻,犹未雪,人族恨,何时灭,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尔等,谁来与我一战?”他放旷而豪迈,这一刻,后方百万血巫族,如黑云压城城欲摧,可他却始终不变,傲对世间敌!他指点那高空中的满天高手,可却无一人上前。使我泉下视群敌,神佛漫天已无言!到这一刻,楚萧已经杀到麻木,很多血巫族。

????心生畏惧,满怀警惕,堪称一人杀到一族无声。“这么多我族高手为你送葬,你死得其所。”“言语已无法改变你必死的命运,最后的猖獗,不过是困兽犹斗!”“死亡已经久待,神使的魂魄即将入炼狱。”高空中,那些大巫修为的高手,个个面色冰冷,寒意胜秋风,黑暗的能量布满天空,可却无一人动手。没有一个人是傻子。“既然如此,来为我送葬吧——”楚萧仰天长笑,他驱动越字诀,飞速的自空中划过。他分明已经到了极限,可在不羁的大笑中,却有一种洒脱不羁。

????的出尘,伴随死亡与消逝的浓浓寂寥,渲染着他离去的背他在燃烧修为,这是一种透支。此刻,他已经疲倦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强大的意志在撑着,他可能会直接晕倒当场。他全身上下,不知留下多少伤痕,血染长袍,残骑裂甲,每一寸神经都紧绷到了极限,每一根发丝都染上浓浓的血液。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信念。——决不能受辱而死!纵然死,也要死得堂堂正正,也要死得轰轰烈烈!这一刻,他心中忽。

????然有一个怪异的念头,所去的葬帝渊,竟然像是有一种归宿感。或许,在死亡的前夕,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去凭吊那个人族的狠人吧?岁月长河中,究竟是怎样狠人,杀得整个血巫族抬不起头来?究竟是哪一位大帝,以魔之名,镇杀巫族巫帝,让一族不敢出世?这是他最后想要去做的一件事,无关风月,仅有悲怆,末路天涯,何不给自己寻找一个归宿?“让他燃烧,如此我等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灭杀他!”一个阴鸷的声音响起,距离楚萧并不远,目光锁定了楚萧却。

????没有出手。万人仅仅缀在他身后,行军之声,宛如天鼓震动,所过之处,漫天都是那种血腥和森然的气息。残骑裂甲,一去天涯。史诗传奇般的画面,在这片黑暗的大地上,真实而又荒谬的上演,充斥着肃杀和寂寥。这一刻,就连那些中巫,都感受到了,楚萧强弩已末,无数人兴奋,激动,可又小。

????心翼翼,生怕成为他的陪葬。涉越千里。小半个时辰后,在楚萧疲倦的眼瞳中,骤然出现一道云海起伏的天际线暗沉的天,翻涌的云,那是一道悬崖,濒临着云气翻滚的深渊,在渺渺云气间,无人可看清这道深渊的全貌,无人知晓其深,其广,其长!血巫族禁地之一,葬帝渊!相传,巫帝出世,无敌天下,准备入侵人族,带领血巫族出世之际,一代人族狠人,强势出现,将巫帝镇杀。而血巫族的记载中,巫帝与这位人族魔帝同归于尽,一起堕下,砸出一道恐怖的深。

????渊大帝的气息四散,深渊自此运气缥缈,其中有恐怖的乱力,无人可接近。就连当时祖巫山上,巫帝的绝代红颜,都不能入葬帝渊一步,只能化而为石,凝望千古。这,就是葬帝渊!何处,能是两位大帝的归冢?哪里,能埋葬不朽的帝躯?唯有葬帝渊!楚萧疲倦的眼中,忽然露出一抹从容的微笑。他飞跃而去,越是临近,就能越发的感受到,葬帝渊这种穿越千古,始终不灭的洪荒气息。“葬帝渊……真的是大帝的坟墓吗?”渺渺云气间,传来令人心悸的感觉,那翻卷。

????的云气间,像是藏着一位盖代人物的英魂,霸绝万古,傲视天地,令人忍不住想要颤伏!楚萧喃喃着,下一刻,他翩然落地,脚下却几乎一软,几近跌到。他太过疲倦了。前方几百步,就是葬帝渊,那种磅礴的大势,扑面而来,令人像是看到了岁月洪流的一角,在其面前,一切都极度渺小,不值一提。“葬帝渊……此人真的是魔帝的传人吗?!”“我族巫帝和人族魔帝的坟墓……无人可接近“楚萧来这里,有什么意图吗。

????要截杀他!”后方,杀气森森,数以万计的血巫族大军,冲了过来,布满了整片天空,一眼望去,宛如蝙蝠一般密密麻麻。仅仅是目光的注视,就足以让人颤伏崩灭!楚萧却是如此平静,他的容颜上,也带着一抹疑惑,嘴唇干裂,脚步已有些虚浮,他拖着疲倦的身体,一步步朝葬帝渊走去。这一刻,后方崩云的杀气,森森寒气,好似已经被他忘怀一般。“大帝的气息……如果世上真有大帝,这无疑就是他的。

????遗留……”楚萧喃喃着,他未曾见过大帝,但是此刻感受到的气息,却让他无比肯定,这属于大帝!只因这种气息,本是霸天绝地,万古独尊的!不只是楚萧,后方的数万血巫族大军,也都有同样的感觉,甚至,人族大帝的气息,对他们的压迫更重!很多人,感受到骨子里的战栗。“怎么办……难道要看着他走进葬帝渊吗?”“近葬帝渊,必死无疑,但是,我们必须带回他的头颅,为我族的高手献祭!”“不错,他既。

????然是魔帝的传人,那我们就在魔帝的坟墓前,绝杀他,也算是为我族的巫帝,出了一口气!”议论纷纷,很多人面面相觑,在这里,他们感受到灵魂的压迫。但是那些真正的高手,达成了一致。在这里,绝杀楚萧!这里,就是楚萧最后的坟墓!楚萧的死亡,除了是对人族的一种胜利,更是对无尽岁月前,那傲视天下魔帝的一种shì wēi!“我族英才何在?不杀竖子正名,更待何时?”血巫族大军中,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饱含愤怒的嘶嚎,震动了整个天空,漫天血巫都是。

????神使是吗?魔帝的传人是吗?今天,就是你的末日!”祁lián zhàn杀气腾腾,话语中更带着一抹冷嘲,他的身后,一道战魂直接出现,非常强大。“杀我父亲,屠我兄弟,楚萧,今日不杀你,我枉为人子!”乞伏流云,身后黑暗的能量锁链升腾不定,将他衬托得如魔子,他眼中杀气弥漫。而血玉堂,却嘴角却挂着一抹冷笑,当先走上前去,他手中光芒一闪,一把长矛出现在手中。血染之矛!在离开城墙的时候,楚萧血染之矛脱手,被他夺了回去。血染之矛,这一战,饮血。

????无数,凶气越发的强盛,令人心悸。他以长矛指着楚萧,居高临下,俯视一般说道:“你追击我万里,深入腹地,你以为就可以夺回朱雀血,阻止我族大计吗?在北帝城,我杀你一次,如今,我杀你第二次!”他非常张扬,非常狂傲,这一刻,他再没有丝毫掩饰。已经是最后关头,他毫无畏惧。二十个绝代英才,一路逼近。楚萧转过身来,发丝有些凌乱,他轻轻。

????拍了拍衣袖,血滴洒落无数,微微一笑,疲倦中有种随意,道:“你们一起上吧。”你们一起上吧。话语非常轻,非常淡。可是这一刻,漫天的血巫族,再次为之怔住。太狂妄了!此刻的楚萧,明明已经是穷弩之末,别说是这二十个天骄,随便一个中巫,都有击杀他的可“狂徒!受死吧!”“不用和这狂徒多说,我们一起上,杀了他,才是最重要的!”“屠神杀魔,在一日间完成,是何等cì jī的事情!”血玉堂等,无不勃然大怒,下一刻,这二十个年轻高手,朝楚萧冲。

????了过去!这二十人联手,威力丝毫不下于大巫,而此刻,楚萧着实已经到了极限。“全力一战,夺灵……”楚萧脸色是如此平静,他背对葬帝渊,气息内敛,下一刻,他的气息骤然爆发而出。他的气息,完全逆乱!丹田中,那金灿灿的道火,下方的两极太极圆,骤然变色,金色的阴阳鱼部分快速缩小,而黑色的部分,迅速扩张!这一刻,楚萧不再维持体内的平衡,而是将道始经完全封锁,将夺灵经肆无忌惮的放了出来。两极太极圆,如今只剩下一极,化作一个黑色的魔圈。

????根基一变,他那金灿灿的道火,也从下而上,瞬间变成黑色!宛如一朵黑色的莲花,流光溢彩,好似琉璃般晶莹夺目,流出无尽的魔道力量!在两极圆出现的时候,楚萧就已经预感到,两极相互掣肘,可以永恒,但也可以只用其中一极,达到刹那芳华。

????“轰——”楚萧气息爆发,周围烟尘四荡,飞沙走石,好似魔王出现了一般!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一个十几米的黑色魔圈!魔圈之中,魔息四动,到处弥漫,对周围的一切,更具有吞噬的作用,空气中的每一分灵气,都被掠夺到了魔圈之。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