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复国 >

第308章 窝囊

????在明晃晃军刀的威胁下,刺史王德成、司马郑有林和一百多名衙吏、家丁被押进了遍布尸体的澶州城,这一群人虽然意识到澶州城肯定被淹得极惨,可是也没有想到澶州城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自从进入城门的那一刻起,呕吐声音就持续不断。

????一位面容娇好、举止雅的少年人,跟在队伍向城内走去,当从南城门进入以后,见到好几个满是蛆虫的身体,顿时双眼睁得大大的,死活都不肯往里再走。此人是刺史王德成的侄子,黄河大水之前恰好游历到王府,他没有料到在叔叔府上短暂的盘恒,竟然会遇到这百年难遇的惨事。

????一名军士上前猛踢了少年人两脚,那名少年人抱着头蹲在满是泥泞的街道上,忍受着军士的踢打,就是不肯站起来往前走。

????周青闻声过来,怒道:“起来,不要命了。”

????少年人从小没有受过这种折磨,更没有见识过军队令行禁止的作风,只道是在蹲在地上耍赖,就可以逃过搬死尸的苦差事。

????周青见少年人仍然不听从命令,沉了脸,下令道:“斩了。”

????王德成位于队伍的最前面,而少年人位于队伍间,当他听到“斩了”两个字,下意识回头,看到一名军士站在少年人面前抽出腰刀,意识到大事不好,大喊道:“小三,快起来。”又叫道:“军爷,手下留情。”

????军士是黑雕军的老军,只听从黑雕军军官的命令,刺史的喊话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周青下令之后,他手长刀已如一道闪电向着少年人的脖子斩去。

????军士手的长刀都是最新出品的“侯家刀”,远较一般腰刀锋利,刀光一闪,血光就高高迸起,少年人的一颗头颅已落在泥土。军士按照军惯例,用腰刀挑起了少年人犹在滴血的头颅,对目瞪口呆的一群汉子道:“谁敢违令,这就是下场。”

2020qq最新土豪红包群 ????王德成看着军士刀尖上侄子的级,大张着嘴巴,一时之间,只觉得世事荒诞莫过于此。侄子是大哥的儿子,也是王氏家族最有才华的一位才子,就在黄河大水有前夜,侄子还和他一边喝酒一边纵论天下大事,意气风的神态就如仍在眼前。可是仅仅相隔数天,侄子就命丧澶州城,杀死他的军士或许是一位目不识丁地农夫。

????王德成慢慢地软倒在地。

????虽然侯云策下达的命令是“违令者斩”。周青却明白眼前这位刺史并不能擅杀,可是见过城内惨状的周青也不想轻易地放过王德成,下令道:“找块门板,把王德成放在上面。”

????汴河水师的军士们和澶州府的衙吏们。整整清理了三天,才初步把城内的尸体清运出城,水师又运来数船石灰,在城内四处消毒。十天之后,九龙山上的上万名百姓这才陆续下山,开始重建家园。

????等到侯云策进入澶州城以后,这才再一次召见澶州刺史王德成和司马郑有林。

????王德成不过是四十岁的样子,侯云策在九龙山上和他第一次相见地时候,他虽然失魂落魄,却仍然保持着一幅儒者模样,可是时隔十天。王德成已经变得垂垂老矣,头、胡须花白而蓬乱,脸上皮肤松弛,目光涣散,就如一位年愈古稀的老者。

????侯云策对他没有一点怜悯之心,这十天来,他对这位兴趣高雅的王德成有了深刻的认识。

????“王刺史,有几个问题需要你来答复。”

????“请侯相明示。”王德成垂头丧气地坐在侯云策地对面。虽然侯云策态度平和。可是王德成眼始终有一柄明晃晃的长刀和血淋淋的头颅在晃动,而侯云策嘴角若隐若无的笑容更如夺命令牌。

????“今年春天。户部拨了多少钱粮来修整河堤?”

????王德成低着头,道:“三月,户部拨了四十万贯和三万石粮食,用来修整河堤。”

????侯云策见他没有抵赖,微微点头道:“既然有这么一回事情,那你说说,这些钱用在了什么地方?”

????王德成脸上又露出空洞的表情,“今年春天,钱粮下来的时候,正好有个南唐画师在澶州城来,下官别无好爱,平生就受绘画这一道,那一段时间,我天天跟着南唐画师喝酒、作画。这修堤之事,就全部交给司马郑有林去办。”

????侯云策见王德成言顾左右,冷“哼”一声,道:“不要把自己说得这么干净,你那木箱,半是画轴,半是钱财,画轴之费远远超出半箱通宝,有两幅画更是价值边城,你一个刺史,哪里有如此多的钱财?”

????“下官家有薄田,家所有田产收入都换作了这些画轴,至于修堤专款,确实是由郑有林经手,下官没有沾上一点,若是侯相不信,可向录事参军肖青核实。”

????“空口无凭,如何算得了数,若你拿得出凭证,证明修堤专款是由郑有林经办,或许你还能逃得性命,可惜一场大水冲坏了衙门,所有帐册都毁于水,王刺史之贪污罪名恐怕将要被坐实,你不仅性命难保,而且还连累家人为奴为娼,可惜啊。”

????录事参军肖青所言和王德成所言极为接近,侯云策其实已信了八分,只是要把这涉及朝诸位大臣的重案查清楚,单靠一个人的口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让王德成开口,或者提供确实可靠的证据。

????在王德成眼,侯云策根本不是大肚能容天下事地宰相,而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他在在城内一面被迫搬运尸体,一面用能够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来诅咒侯云策,可是面对杀人魔鬼侯云策之时,禁不住脚跟软,如今听到侯云策裸的威胁,更是心胆俱丧。

????到了这个时候,王德成也顾不得郑有林和他身后的势力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侯相,我寄情于山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司马郑有林来头太大,行为太恶,我这个刺史当得窝囊。”

????“继续说。”

????“下官当上刺史一职,出身正途。虽然经常把三司使张美的名头挂在嘴边,但是三司使张美并没有把我看上眼,我每次到大梁城,总是巴巴地给张美送上一份厚礼,他不冷不淡地陪我说些话就算是完事,。我那个娘子,仗着是张美堂妹,自幼相熟,不把我放在眼里,家河东狮吼,让老夫苦不堪言。”

????王德成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顾忌,一肚子苦水痛痛快快地倒了出来。

????侯云策有些可怜地看了他一眼,心道:好歹是个刺史。却窝囊到如此地步,男人到了这个地步,也真是没有味道。

????王德成泣不成声,早已没有了儒者风范。“这个司马郑有林也是一个狠角色,他不学无术,靠着当朝宰相范相地提携,由一位京兆府无赖泼皮,当上了朝廷命官。”

????侯云策道:“你休得胡说,这郑有林是军官出身,如何是无赖泼皮。”

????“郑有林的母亲当年是范家奶妈,仗着这个势头。他当年在洛阳和韩伦等人一起时常祸害街头,不知为何就进了禁军,当上禁军也并未上过战场,不过两年时间,就成了澶州司马。”

????侯云策知道王德成说的是真话。

????洛阳城里住着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就是林荣的亲叔叔林守礼。林荣称帝以后,命林守礼居住在洛阳。不许他到大梁来。林守礼是一个粗俗之人,纠集了十个当朝重臣的父辈,在洛阳城里纵情嬉戏,被人称为“洛阳十老”。

????林荣不许其父出洛阳,但是对其父亲的行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过多约束。

????“洛阳十老”里面就有大将韩令坤的父亲、原庆州团练使韩伦,郑有林当然称不了十老,可是他时常和林守礼、韩伦等人混在一起,也算是臭味相投。

????侯云策看着老泪纵横的王德成,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急,道:“你毕竟是澶州刺史,为何由着郑有林胡来?就算你没有贪污,这样做也是渎职。”

????“这个郑有林好生恶毒,来到澶州以后,初时还老老实实,一日邀我到其府上,将我灌醉之后,让其妻子钻入我的床上,第二天,郑有林却翻脸不认人,指责我污了他的妻子,我明知上当却是有苦自己吞,随后,他又千方百计寻了些大武画轴给我,向我示好。”

????“郑有林朝有人,办事我灵光,好多次我办不成的事情,郑有林出面就办成了,兼之郑有林喜欢拉帮结派,澶州城除了肖青以外,多数官吏都和郑有林一个鼻孔出气,渐渐地,我在澶州说话也就没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听了,他们都唯郑有林马是瞻。”

????“我曾经想过办法想离开澶州,可是钱花了不少,事情却没有办成,这郑有林在范相面前是一只狗,范相也被他蒙骗了。”

????侯云策常年在军,向来瞧不起有事无事就哭鼻子的男人,更由于澶州惨事,因此他并不同情王德成,“王德成,你说这么多都上不得台面,你是澶州刺史,这修堤钱粮之事还是得由你说清楚,若你说不清楚,主犯就必然是你。”

????王德成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眼闪出一丝凶狠,道:“我也不是傻子,帐房师爷表面听郑有林,实际上是我的心腹,修堤钱粮一笔笔都有帐,还有郑有林的条子,这些东西全部都存在城外,东西可以证明我的清白。”14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