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止马

????大家手中的推荐票在投吗?这个每日赠送的免费票不投就隔日作废喽,浪费可惜,也可以推荐票抽红包,抽到的币可以用来订阅,仅限纵横网。

????—————

????温和正要派人跟着去,温兰却不甚在意,笑了一声道:“由他去,只要不在这太液城中,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去。”

????“兄长就不担心祁楚对国主说些什么?”

????“她一个女流之辈,又是个肚里空空的性子,能说什么?她好歹也是我伊穆兰人,何况你忘了?她恨朱玉澹得很,不会为碧海人说话的。对了,说起来……”

????温兰慢慢转过头来,对温和悄声道:“仪典已毕,是时候了……我要你预备的东西你备下了么?”

????“都齐备了。”

????“好,那事不宜迟,就今晚吧。”温兰说完,似是又想起什么,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你再去来仪宫取一些金缕香来,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碧湖青山一片旖旎风光间,小乌云狮驮着苏佑一路狂奔,直冲向太液城门口。

????此时的苏佑已是心中一片怒火难抑。

????阻不得南征犹如傀儡,报不得血仇遥遥无期。

????现在就连自己心爱之人也是近在咫尺却还要看着他的脸色来行事!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摆脱他的桎梏?

????真可惜不曾在霖州城埋了这老匹夫,以至于死灰复燃又成了弄权之臣!

????“驾!”苏佑狠狠地一鞭抽下,小乌云狮似是感到了主人的怒气,脚下犹如踏了清风,疾奔之势越发速不可挡。

????祁楚骑着的黑骠马也是一等一的好马,然而比起小乌云狮来便差了一大截,是以不过跑了几里地就几乎要看不见苏佑的影子了。

????苏佑策马出了城门口,骤然发现城门前大道虽然四通八达,却是一条都不认识。他上马前只是心情烦躁想要骑马发泄一阵,倒并未想着要去哪儿,到了这路口才想起自己不识路。

????可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这连一炷香的工夫都没过就回去了,岂非要惹得温兰嗤笑:屁大点的孩子,有什么脾气?过会儿自己就好了。

????正郁闷时,身后一阵马蹄声传来,扭头一看,原来是祁楚。

????祁楚好容易追上他,高声笑道:“国主的马是好马,可我祁楚的骑术好得很,一样能追上。”

????苏佑心情不佳,颇有些不想理会她,听她说追得上,年轻人的心性便涌了上来,斜眼道:“我不过是驻马观望,你才能追得上。”

????祁楚暗想,这小子比他爹嘴硬,得挫一挫他的锐气,休要让他小觑了我。

????于是笑道:“国主不服,那咱们就再赛一程,也好让国主心服口服。”

????苏佑自小骑马,骑术相当精湛,如何肯在这件事上示弱,当下应声道:“你想怎么赛?”

????“简单得很,从这里往南去,是朱雀大街,大街的尽头是个牌楼,谁先冲过牌楼,就算谁胜。”

????“好。”苏佑二话不说,一勒马头,转向那条空荡荡的朱雀大街。

????“哎,国主,这次光赛输赢多没意思,咱们得有些赌注。”

????“赌什么?”

????祁楚笑嘻嘻地说道:“这样吧,各自说件事,输的人便要照做。我先来,要是国主输了,就得陪我在国都里骑马逛一圈。”

????苏佑心想,这算什么?莫不是瞧着哥黎罕已经厌倦了,想换个人陪陪?无所谓,反正自己是输不了的当下回道:“好!那你要是输了,就即刻回城去,别再跟着我!”

????祁楚是血族的王长姬,祁烈的亲姐姐。常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是个谁也不敢得罪的主。换做苏佑平时,也是对她礼敬三分。不过今日苏佑实在心情欠佳,言语间毫不客气。

????祁楚一点也不生气,同样勒转马头面对着朱雀大街说道:“好,那便一言为定,国主绝不可说话不算数!”

????苏佑懒得多说,只打了个手势,似是示意祁楚先走,自己让她三分。

????小乌云狮有多大能耐,苏佑心里清楚得很,这世间要说能跑赢自己的,除了骑着大乌云狮的祁烈绝不会有第二人。

????祁楚也不谦让,口中一声喝,黑骠马已如箭般地冲了出去。

????苏佑见状,手中缰绳一纵,小乌云狮立时会意,紧随其后。

????以马速来说,黑骠马使出全力也不过是小乌云狮六成的实力。不过朱雀大街虽然是笔直的一条道,道上却堆积着不少难民逃离国都时纷乱遗失的厢屉行李或是丢弃的垃圾杂物。

????祁楚的马不如苏佑的好,胜在骑术确实精湛,见到那些拦在路上的废弃物,哪里该转头绕过,哪里应纵蹄跃过,哪里当直接踏过,都十分的娴熟。反而是苏佑极少遇到这种情况,马速又快,倘若一个不小心,比祁楚更容易一个跟头栽出去,少不得时不时勒一下缰绳减一下速。一时间两人不相上下,竟成了伯仲之势。

????朱雀大街是国都最宽阔的大街,且越是往南去,就被拓得越宽。道路宽了,那些废弃物也就没那么碍事,到了后半条街时,苏佑感到视野渐广,终于可以尽情纵马疾奔了。

????此时祁楚的黑骠马被催得一路全力奔走已是疲惫,马嘴边还冒出些白沫子,仍然撑着速度不减。

????然而小乌云狮这边体力还充沛得很,正是想要撒开蹄子冲的时候。于是两人之间的差距又渐渐被拉开,转眼间已经相距了二三十丈。

????朱雀大街的牌楼造得甚是气派,为的就是给所有乘船到落霞湾码头后初入国都的人一开始就留下太液国都气势恢宏的印象,所以老远处就能看见。

????苏佑心无旁骛,也不管祁楚被甩在后面隔了多远,只管一直向前冲。他见那牌楼渐近,显然已是稳操胜券,心中一笑。

????想胜过我小乌云狮,岂非梦呓?

????苏佑越骑越快,只听耳边风声啸起,两侧的街景飞快地向后消逝几乎看不清楚,他却仍是不肯放松,似是已将比赛抛诸了脑后,只想将一腔的愤恨全都倾泄出来。

????温兰!终有一日,我定会……

????眼见朱雀大街的牌楼就在不远处,苏佑的仇恨一股脑涌上心头,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哨声。

????那哨声舒缓而怪异,有些像夜里的胡枭,又有些像河边的蟾鸣。他正奇怪时,胯下的小乌云狮却渐渐缓了步子,一反刚才乘云踏风般的雄姿。苏佑赶紧挥了几下马鞭,不料小乌云狮不仅不跑,还索性停了下来。

????这……

????苏佑正惊疑间,身后忽然一个黑影闪过,紧接着飘来一长串女子的笑声。

????问也不用问那是谁。

????苏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祁楚骑着黑骠马穿过了牌楼,自己却停在了离牌楼不到十丈的距离!

????“你……你使了什么古怪法子!”苏佑又惊又怒。

????祁楚调转马头,得意地调侃道:“咦,我弟弟不是教过你如何驯马的吗?难道他没提过止马诀?”

????“止马诀?那是什么?”

????“我们血族人和马的感情最好,养出来的马可是听话得很呢,只要驯马驯得精良,就算不用马鞭和缰绳,一样可以让马儿听自己的话。让它跑就跑,让它停就停。”

????“就是用你说的这个什么口诀?”

????“对呀,说是口诀,其实就是哨声。从小养大的马听惯了自己的各种哨声,以后一辈子都会不离不弃。这可是我血族的驯马秘术呢。”

????苏佑越发恼怒,说道:“没想到这血族的马只听血族人的话,那我骑这马岂不是危险得很,你们哪个血族人一吹哨声,我这坐骑就跟着走了?”

????“那也不会,每个人的哨声都是不一样的,马儿只会听从小养自己的人的哨声,所以别的血族人吹哨子,对国主的马没用。”

????“可这小乌云狮又不会是你养大的,它怎么会听你的话?”

????“对啊,它当然不是我养大的,它肯定是我弟弟养大的啊。”

????苏佑明白过来了,这马虽然不是祁楚养大的,但却是祁烈送给自己的,祁楚的哨声能奏效,说明她和祁烈的止马诀用的一样的哨声!

????难怪了!苏佑忽然想起大漠中初遇祁烈时曾经想要骑着小乌云狮逃跑,当时祁烈不过是吹了一声哨,大小乌云狮便都跟着嘶鸣。当时以为是两匹马舐犊情深,现在想来,原来是那哨声的缘故!

????“烈叔的哨声怎么会和你用的一样?”

????祁楚一撇嘴,无所谓似地说:“他的止马诀从小就是我教的,肯定是他懒,不愿意改动,就那么原封不动地用喽。”

????祁楚看似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心中已是不能平静。

????几十年前的事,仿佛就在眼前。祁楚依然能想起那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一脸认真地对她说:“姐姐,你教会我的止马诀我就一辈子都不改了。”

????“为什么不改?咱们血族人的止马诀可是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哦。”

????“因为万一哪天姐姐忽然骑马的时候昏过去了,我就可以在边上吹哨子让马停下来!这样姐姐就不会摔下来了。”男孩稚气未脱,却说得一本正经,让祁楚笑出了眼泪。

????这个傻孩子……还真是一辈子没改。

????祁楚想到刚才与苏佑打赌时其实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也不知道这些年里祁烈有没有改过止马诀,但她又忍不住想要试一试。所以对苏佑来说赌的不过是一段赛程,对自己来说赌的却是一份羁绊。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