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四百六十章 发现线索

????张茹一向知道儿子的想法,而且她还十分支持。

????在她看来,让儿子和巫媛媛结合是一门无比划算的买卖,得财得势又得色,关键儿子自己喜欢,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

????见宫咸目光发直,张茹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骂道“傻愣愣地想什么呢?”

????宫咸的俊脸微微一红,但还是道“娘,孩儿的三阳功已经突破,不用顾忌什么,我想与媛媛早些成亲,免得夜长梦多。”

????放着一块肥肉却不能吃,可想而知过去几个月宫咸有多煎熬,现在一朝解放,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张茹点点头“傻孩子,就知道你猴急,看来是把你馋坏了!也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昨日娘特意给你找了个山洞,你们就去那里入洞房。”

????饶是以宫咸的霸道性格,当面和亲娘讨论这些,也感到有些害臊,不过这家伙心中却也暗暗窃喜,没想到娘连地方都找好了,倒不用担心被人tōu kuī。

????一旁的宫北玄下意识有些犹豫,他总觉得这样做会惹出大祸,不禁说道“会不会太仓促了?”

????张茹哼道“都培养了几个月的感情,还仓促什么?我们的诚意已经足够了!今晚那个女人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由不得她选择。等过了今晚,我谅她再高傲,也得低下头喊我叫婆婆,一辈子侍奉我!”

????面对妻子一贯的强势,宫北玄还能说什么,妻子打定了主意要利用三江盟来做儿子的靠山,说到底也是为了宫家着想。

????巫冠廷再不甘,再愤怒,也不至于迫害得到了他女儿的男人,这么一想,宫北玄也就不再劝阻。

????天色还未暗,但宫咸居然急得连饭都不想吃了,只说办完正事再说,惹得张茹取笑个不停。

????这女人也是个奇葩,居然还真就同意了,让宫北玄去找野味,然后自己和儿子驾马车去了她昨晚找到的山洞。

????不久后,马车停在了一处凹凸不平的连绵山壁前。山壁倾斜向上,每隔一定高度便有一条条凸出的横形石边,好似阶梯,张茹找到的山洞,就在第六道石边的上方。

????“娘,你来抱媛媛。”母子二人跳下马车,宫咸突然坏笑着说道。

????张茹一愣,有些不解地问道“咸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早就想一亲芳泽了吗?怎么这会儿还……”

????宫咸嘿嘿道“按照规矩,洞房之前,新郎新娘不能接触。”

????话说得好听,其实是这家伙的龌龊心理作祟。他觉得之前忍了几个月,现在不差那么一会儿,等到进入了正题,极度压抑之后突然爆发的爽kuài gǎn才会更大。

????所谓知子莫若母,张茹一看宫咸的表情,稍稍细想一番,便明白了儿子的用心,不由暗啐一口,不过还是乖乖地顺从儿子。

????她转身掀开布帘,笑容消散,对着里面的人影命令道“出来!”

????马车内的巫媛媛,早就听到了这一家人的对话,此时整个人都冰凉一片,明明车外夕阳正好,但她却觉得那是噬人的深渊。

????宫咸微笑望着她的表情,还有张茹冷厉的模样,在她眼里都是那么丑恶与狰狞,巫大小姐像是没听到一般,咬牙不动一下。

????张茹见状,顿时冷冷一笑,哪有半点面对宫咸的慈祥“耳朵聋了吗?快点给我滚下来,否则我不介意亲自动手。”

????巫媛媛满是怨恨地说道“臭婆娘,你休想利用我来威胁我爹,我劝你还是杀了我吧。否则等你们把我送回三江盟,我求爹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你们一家三口赶尽杀绝!”

????那冷冰冰的决然模样,让人知道她绝不是在说笑,已经豁出了一切。无论是张茹还是宫咸,都听得瞳孔微缩,被巫大小姐浓烈的杀气震了震。

????若对方执意那么做,没准真会坏事。

????宫咸愕然过后,立刻笑道“媛媛,其实我根本没想过去三江盟,既然如此,那等今夜之后,我就带你回山,咱们一辈子做对神仙眷侣。”

????这话气得巫媛媛快吐血了,这个该死的臭男人,居然打算把她圈养起来,还妄图霸占她一辈子,做梦去吧!

????张茹显然不是易于之辈,短暂的沉默过后,阴测测地笑道“我决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更改过,我说要让咸儿做三江盟的女婿,他就一定会是!你想死?没那么容易,等你和咸儿生下了一儿半女,到时候,我看你还舍不舍得抛下自己的孩子!”

????女人最懂女人心,张茹自问是过来人,女人只要有了孩子的牵绊,就会在很多事情上妥协。

????她相信巫媛媛再任性高傲,再怨恨不甘,等与孩子们相处久了,自然而然也就心软认命了,到时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岂能不回三江盟?

????可以说,张茹的这个办法十分狠毒,但也正中了女人的弱点。

????宫咸听得双目大亮,巫媛媛则是眼眶发红,可还不等她做出自尽的动作,车外的张茹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屈指一弹,这下巫媛媛连行动能力都失去了。

????“还想跟我斗,你太嫩了点!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辈子你生是我宫家的人,死也是我宫家的鬼!”

????张茹一脸讥笑。想到方才巫媛媛威胁的话,这女人怒从中来,竟跳上马车,一把狠狠拽过巫媛媛的头发,像是要拔掉头皮一般,痛得巫大小姐低声闷哼,却死死忍住,不愿在这个丑恶的女人面前示弱。

????见状,张茹又施加了三分力,巫媛媛本就失去血色的面庞几乎扭曲起来。

????“娘,不要折磨媛媛。”宫咸看得心疼,连忙喊停。

????张茹横了儿子一眼,貌似觉得儿子不争气,教训道“咸儿,这种女人可惯不得,想让她听话,就得下狠手。以后你若下不去手,交给娘就是,保管让她对你服服帖帖。”

????听着自己仿佛已经成了这对母子的玩物和仆从,今后注定逃不过羞辱,一串串屈辱的泪水从巫媛媛的眼角滑落,愤怒与仇恨的情绪在她胸口升腾,使她双目通红,浑身的毛孔都在扩张。

????但她却无法反抗,平常娇贵得连磨蹭外物一下都会惹来奴仆惊慌的身体,此刻在张茹的拖动下,身不由己地往车下踉跄,磕得膝盖剧痛,双腿好似要断折一般。

????幸亏宫咸在旁连连劝阻,那女人似乎才收敛一点,改为抓住巫媛媛的右肩膀,一个纵跃,将她带入了山洞之中。

????山洞较深,大约有六丈长短,深处还铺着几层厚厚的叶子,上面垫了床单,明显是张茹提前准备好的。

????她将巫媛媛扔到了床单上,还煞有介事地点燃了几个预备的火把,使劲一戳,火把就插入了洞壁内,使得整个山洞明亮如昼,照得角落也纤毫毕现。

????“好好服侍我儿,否则有你受的!等你什么时候生了小孩,什么时候彻底听话了,我会解开你的穴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巫媛媛不听话,她连寻死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一辈子被宫咸肆意玩弄。

????巫媛媛只是呆呆地躺着,双目无神地望着洞顶,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不断滚落,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张茹的警告。

????张茹却不再理她,得意地哼了哼,转身出洞去叫儿子了。

????不久后,轻快的足音在洞内响起。感觉到足音的靠近,巫媛媛的一颗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本就绝望的她,整个人都因即将到来的事而泛起了鸡皮疙瘩,只觉得浑身力量都被抽走,正不断地往深水内下沉,几乎快要窒息,看不见一丝光明。

????“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求求你……”巫大小jiě tòng哭求饶,最后一刻,她终于忍不住崩溃了。

????宫咸居高临下地望着正一脸灰败,苦苦哀求自己的绝色少女,有那么一刻心软得想要放过对方。

????可当目光掠过那张美得近乎妖异的脸庞,还有那人世难寻的身段,苦憋了数个月的火焰又熊熊燃烧起来,对她的占有欲一下子压过了怜惜之心。

????“媛媛,不要哭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一辈子对你好的。今晚你就认命吧,乖乖做我的妻子。”

????说话间,宫咸蹲下了身子,鼻中嗅着巫媛媛身上传来的体香,一阵陶醉。他的目光肆意端详打量着巫大小姐的面庞,从未看得如此仔细认真过,越看越觉得美丽。

????然后,他笑着缓缓伸出了手,去抚摸那张脸。

????……

????时间来到半个时辰前,一道人影疾驰在山林中。

????原本卓沐风的打算是先去找巫冠廷,好安排三江盟的人手,不过行路半途,他向来有观察四周的习惯,无意间一瞥,却意外发现了一摊马屎。

????从色泽和形状看,马屎应该是数天前留下的。如今群雄汇聚羽华城外六十里地,有人在山岭中驾马赶路也不算离奇。

????一开始卓沐风也没怎么在意,打算不去管它,可他的追踪手段又一次发挥了作用,习惯性地扫视周围后,很快发现了一条浅浅的辙印,那是马车行路时留下的……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