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贞观一书生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可喜可贺

????顾青接过酒水喝下一杯,“其实吧,前些日子陛下就下旨长安城内不能摆设宴席,要是这件事被陛下知道了,陛下是一个什么心情。【≤八【≤八【≤读【≤书,.▽.o√”

????众人脸色发青。

????“不过如果你们都接着坐下的话,我或许不会告发,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顾青笑呵呵,“你们说对不对?”

????高士廉示意宾客全部坐下,又对身边的下人说话,“给顾青上酒!”

????“多谢了。”顾青笑眯眯说话道,“敢问诸位,你们说这朱雀大街上,哪一位国公最德高望重呢?”

????这句话问完场面一片安静,谁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们不敢说。”顾青喝下一口酒水。“可能我来之前你们会捧着申国公,申国公是这朱雀大街上最深明大义的一位,我坐在这里你们又不敢说了,你说说你们这些家伙到底虚伪不虚伪!”

????“顾青,尔敢辱我等!”

????听着对方的骂声,顾青放下酒碗再次说话道,“其实吧,我是个好人。”

????众人的脸色越发铁青。

????高士廉坐看顾青与这些人的水火不容,又说道,“顾青,你酒也喝了,你来老夫府邸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来告发你们呀。”顾青皮笑肉不笑。

????“欺人太甚!”终于有人憋不住破口大骂!

????“言而无信,你刚刚明明说只要我们坐下来你就不告发。”

????“此一时彼一时。”顾青自顾自倒酒喝着,“反正我现在拿着你们的把柄你们能拿我怎么办?那时候朝堂之上你们一个个舍得一身剐的气势哪儿去了?也真是没有想到陛下搬起的石头砸了你们的脚,真是可喜可贺。【←八【←八【←读【←书,.2↘3.o”

????众人:“……”

????“抱歉说错了,真是丧尽天良,也不对,是呜呼哀哉!”

????“顾青!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顾青看向高士廉,“在我心中申国公一直都是明辨是非的人,我也希望申国公可以看的清楚一些,哪些人才是真正的坏人,反正我是好人!”

????“放屁!我等为朝政殚心竭虑,你顾青数月不来上朝,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

????“可是我没有私相授受。”顾青对峙着眼前的人呢,“在下坦荡荡行的正站的直。”

????听着顾青的话,有人怒不可遏挥袖就离开。

????“明日我就向陛下辞官,这朝堂不呆也罢!”

????“告辞!”

????……

????一群人三三两两离开,一场酒宴不欢而散,屋中就剩下了两人。

????顾青对高士廉价说话,“伸国公,我真的是好人,他们才是坏人。”

????“行了!”高士廉说话道,“你也走吧。”

????“我真是好人!”顾青对他解释,“那些人才是坏人,申国公要三思考!”

????“老夫现在很乱,你容老夫安静安静。”高士廉说话着,“你先回去吧。”

????走出高士廉的家,就看到大门口一片乱哄哄,有人一走出就被大理寺的管理拿下了。

????看着混乱的一幕顾青意兴澜珊,一路走着念道:“凉风有信,秋夜无边……”

????大理寺的第二波拿人开始了,而褚遂良这边开始为科举安排下去,各地的州府安排由朝中官员主持,这几天有不少官员离开长安,前往各地。

????今天,长安的城外站满了不少居民,数十个书院的学子带着滑翔翼在天空一掠而过,像鸟儿张开了翅膀。

????这是人第一次飞上天空,震动了很多很多人,连李承乾都走出皇宫前来看这一状况。

????一个山头上,顾青和李泰正在烤着一只羊腿。

????程处默瞅着滑翔翼心中兴奋,“顾青,这玩意儿到底怎么使。”

????“很简单,你扛着冲下山崖就可以了。”顾青说话道,“记得背上降落伞包,你要死这么摔死了,你家老货非得和我同归于尽不可。”

????“同归于尽,怎么可能。”程处默笑咧咧,“我家老捏死你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你这家伙会不会聊天!”

????“哈哈哈!”李泰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程处默了解了滑翔翼的用法,照着别人的样子,扛着滑翔翼在悬崖边上奔跑开来,终身一跃。

????紧接是一声惨叫,然后又是惊呼,而后恢复了正常,程处默在天空痛快的滑翔着。

????吃着肉,李泰问顾青,“据说这次科举开考是褚遂良操办的?”

????“对呀。”顾青点头,看羊腿熟的差不多了,拿下火架子,切开分食。

????李泰招呼着一旁正在和学子讲话的房遗直,“可以吃了。”

????“来了。”房遗直急急忙忙而来。

????顾青用饼卷着肉吃着,“吐蕃的书院建设的如何了?”

????房遗直回答,“最近来的消息说,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好,至少五个月。”

????“怎么这么慢?”

????“这你可怨不得人家吐蕃人。”房遗直收起衣袖撕咬着羊腿肉,“这吐蕃人啊,平日里也没什么建房子的经验,他们住的都是帐篷,而且吐蕃那天气更别提了,要他们建设这么一座书院哪有这么容易,要不你派工匠过去呗。”

????“又得花钱。”顾青把羊骨头汤架在火上烤着,“吐蕃那地方关中人真呆不习惯,我那时候在吐蕃呆了大半个月,肚子就开始zào fǎn了,他们吃食与关中区别太多。”

????“你是不想出钱吧。”房遗直一眼就看出了顾青的想法。

????“给他们生意做,还给他们挣钱,还要给他们建设书院,还要给他们工人。”顾青说道,“我是他们什么人啊,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去,除非松赞干布肯自己花钱来关中请工匠,反正我不干。”

????“书院里还有一件事。”房遗直再次说话道,“你之前不是要一群女子进了书院吗?这件事不少百姓家知道后,也希望自己的女儿来书院,就算可以认识一些字也好,”

????“可以招收进来了吗?”顾青问着房遗直。

????“不过说到这件事和稚奴脱不了干系。”李泰抹去自己的一嘴肥油说话道,“最先是稚奴心仪的那个女子,一直对书院很张望,那小子也机灵,一眼就看出来人家想要进书院读书,女孩子嘛总是喜欢和女孩子玩在一起,就有了现在这个事情。”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