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我,BOSS,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

第二十章 “审判之名”

????【本章为重复章节,明日替换】

????【本文快完结了,虽然我也很不想在这最后的时间经常请假,但是实在是有事情,真的抱歉!】

????【社团啊,校学生会啊,活动啊最近因为香·港的事情大陆高校这边规章制度都要整改,我在学校真的是忙到不行qaq】

????作为一座海底城市,阿特拉斯的确是一座值得称赞的城市。》八》八》读》书,.∞.o◎它繁华又不失美丽,简洁又不失特色,兼有国际大都市和艺术城市的双重属性,作为守护者组织的中心本部,的的确确是非常拿得出手的。

????和地表那些贫瘠的城市,的确不是一个层次。

????看着阿特拉斯,藤丸立香就能通过这里的景色意识到这个异闻带世界异变之前是怎样的模样。

????“怎么样~”估计是看到了藤丸立香有点茫然的表情,拿着大太刀的少女有些得意的说:“这里的建设可是我们每个人努力的结果哦!阿特拉斯不仅是城市风貌厉害,城市的犯罪率也是常年处于0.5%以下的状态!”

????就算藤丸立香不懂犯罪率什么的,可是当她看见那个少女自豪的表情,也都意识到了这应该是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0.5%”福尔摩斯笑了笑:“我想也没有人感在守护者们的眼皮下闹事吧?”

????“就是啊!”旁边的少年顺着福尔摩斯的话小声嘟囔:“支柱们一般都待着,哪有人有这种犯事的胆子啊”

????“喂,你!”方小然气鼓鼓的拿太刀的刀鞘砸了下自己搭档的头:“你再老拆我台试试!一点都没有作为护卫队的自觉啊你!能不能表现得靠谱一点!”

????“是,是是”被砸了脑袋也不敢回嘴,少年抱着头对着福尔摩斯他们苦笑一下,然后就又跟上少女前进的步伐。

????“护卫队?”达芬奇听到少女话里的一个名字,不由得感到好奇,她从后面钻过来,像个正常的好奇小女孩一样:“大姐姐,护卫队是什么啊?”

????拿着大太刀,气势凛然的少女被这么一打岔,好像也是没有了再多介绍阿特拉斯的意思。她正了正帽子,一身制服英气潇洒:“护卫队就是护卫队啊。”想了想,制服少女又补充了一句:“啊我懂了,嗯。护卫队就差不多和异变之前的警察类似咯。”

????应该是不怎么提到“警察”这个词,少女说的时候都有些生疏。

????“我是方小然。”露出了一个帅气又隐含着威胁的笑容,手持大太刀的少女说:“阿特拉斯护卫队成员,既然你们来到这里了,就好好遵守阿特拉斯的规矩吧!”

????“不然,我们下一次见面就是在审讯室了啊!”

????留下了这么句话后,方小然就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拽着自己搭档的耳朵两个人推推搡搡的离开了。看这二人移动的方向,显然并不是什么建筑物。

????藤丸立香被这两个人干脆的离开搞得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这两位是来监视他们,或者是引着他们去落脚休息的。∈八∈八∈读∈书,.≦.o≧可是没想到,这二人只是简单的检查了身份,然后就给了他们自主行动的权利。

????作为和警察同等职责的护卫队,这二人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反而其实还是给人挺好相处的感觉。甚至就连最后方小然的一个小警告,都有一点可爱的味道。

????在这种衬托下,一直都诡异沉默的魔术师们反而就显得很古怪了。

????“他们是有工作,可没办法给我们带路啊。”言峰绮礼走上前来,解释似的说明:“护卫队虽然说是和警察类似,但是实际上管理的东西要更多一些。”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充当引导者,言峰绮礼先迈开脚步给众人指了方向:“来这边吧,有准备休息的地方。”

????“谁要和你走啊!”翻了个白眼,明明算是同伴,但让娜·巴瑟梅罗确实直接不客气的说:“都到了阿特拉斯,我直接去找拉斐尔不就行了吗!”注意道罗蕾莱的沉默,让娜有些不安,却还是直接说:“和我走吧,我们去找拉斐尔啊,罗蕾莱!”

????面对这个不给自己面子的女孩,言峰绮礼依然面容温和,他和罗蕾莱·巴瑟梅罗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二人点了点头。

????“好了,那就听你说的好了。”语气平淡的答应了让娜·巴瑟梅罗,罗蕾莱带着魔术协会的人浩浩荡荡的在此和众人分开,只是在最后到了个别而已:“那我们先走了。”

????“”作为名义上迦勒底的所长,奥尔加玛丽看着自己的手下直接离开有点面色不好,但也没说什么。或许之前迦勒底一切正常的时候,这二人还看着她和空条承太郎的交情退居幕后,可是现在奥尔加玛丽只是个光杆司令,显然是没有尊重的必要了了。

????尤其是,她还是一个没有魔术回路的“魔术师。”

????藤丸立香先是控制不住有点担心的望向玛丽,随后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又故作冷淡的移开了视线。旁边的玛修先是关心的看了下玛丽所长,之后就本能性的走到藤丸立香身边,去用行动安抚御主了。

????看着这些人的表现,言峰绮礼没什么反应,他只是回过头开始带路。

????“我们先去酒店休息一下。”言峰绮礼身边的卫宫大概是已经灵子化了,于是一个人边走边说。一直以来卫宫切嗣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灵子化,或许是节省魔力?总之,这次应该也是这样。“之后会把你们交给守护者组织的。”

????“交给?”玛修沉默了一会儿问:“是要怎么样我们啊。”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听到玛修的话,言峰绮礼笑眯眯的吐出了令人很难以接受的话语:“好人需要表扬,坏人需要惩罚。作为导致迦勒底沦为怪兽母巢的罪魁祸首,不正是你们吗?”他望着玛修逐渐僵硬的表情,说:“做错了事,自然要先审判,再决定惩罚啊。”

????“原来如此”福尔摩斯有了不妙的预感:“我们有机会请个律师吗?”

????“当然没有了。”言峰绮礼也是直接回答:“虽然律师这个职业现在还在,但是估计没有律师愿意给做出了你们那种暴行的人辩护吧?”他安抚的笑了笑:“别担心,审判最快也要明天,今天阿特拉斯有活动,还是顾不上你们的。”

????达芬奇想起来了刚才经过的一个广场,灵动的白鸽,飘扬的气球,还有五颜六色的彩带,美丽的喷泉,那是只看一眼就能猜到的节日氛围。虽然说达芬奇对这种过于热闹的节日其实没什么看法,但是看到广场上那些人的笑脸也会不由得有些高兴。

????不过,有时间就好。达芬奇想,有时间就有转机,比起现在立刻就开始什么没有辩解的审判,显然是多给他们一些准备时间比较好。

????“你要看着他们吗。”就在这时,奥尔加玛丽插了句话,她顶着有些不耐烦的表情,说:“我是不会管这些人的,到最后让他们驱逐邪神就够了。”顿了一下,奥尔加玛丽对着言峰绮礼说:“我要出去。”

????“这请便。”言峰绮礼笑了笑:“所长不用如此戒备,你并不是阶下囚啊,当然可以自由活动的。”他把头转向“阶下囚”一群人:“我也会带他们看看庆典的,这没什么,反正他们也不可能从这里跑出去就是了。”

????“这倒的确。”奥尔加玛丽呵呵一声,便转身离开,也和众人分道扬镳了。

????福尔摩斯意思到,奥尔加玛丽现在脱离,恐怕是打着自己去找法尼·瓦伦泰的想法。玛丽估计是没意识到还有什么“审判”这个东西的,她之前说过,没以为守护者会好心给他们迦勒底讨公道。

????也就是按照常理,守护者不会管这个闲事,泛人类史众人的下场他们不会太在意。

????但是现在,守护者不仅直接把他们送来了阿特拉斯,还要弄什么审判?这一看就不太对。福尔摩斯敏锐的想到,他总感觉什么庆典、什么审判,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还没等他再捋顺一下思路,前方的言峰绮礼就停下了脚步。

????“到了。”言峰绮礼停在了酒店前,转身回头说:“虽然现在各位算是嫌疑人,但还是可以每人一个房间的。”

????玛修偷偷抬头,看了眼藤丸立香,打心底觉得还是两个人一间比较好,毕竟她现在可不放心藤丸立香。

????这是栋标准的酒店用建筑,从外表上来看就给人一种时尚都市的错觉,门口的落地窗,脚下洁白的瓷砖,还有前台小姐礼貌的微笑。藤丸立香一眼看见,都有种自己重回地球现代的亲切感。

????“今天是庆典的准备活动,明天才是正式举行。”在前tái bàn理好了入住手续,言峰绮礼和众人说明:“不过也不要着急,在酒店好好休息一个下午,明天你们就可以获得最终的审判结果了。”

????福尔摩斯试图从言峰绮礼这里再深挖一些情报,虽然奥尔加玛丽按照计划去找了法尼·瓦伦泰,但是这个“审判”什么的真的给人的都是不好的联想,还是知道的更多比较好。“言峰神父。”福尔摩斯问道:“之前有过审判的先例吗?”

????“当然有了。”言峰绮礼还没说话,一旁的前台小姐就开口了。大概是之前她听到了言峰绮礼的话,明白眼前这些住客都是要被审判的对象,因此也没什么好气,直接说:“守护整个世界的支柱们,会在庆典的这一天审判一整年最邪恶的罪人。”

????前台小姐此时的眼神完全是嫌恶:“一个个长相都很好,为什么要做坏事?”她转头朝着言峰绮礼,虽然还保持着礼仪的姿态,却明显能看出来义愤填膺:“这位神父,你知道他们的罪名是什么吗?”

????“唔,我想想”言峰绮礼还没说,他身后的手下们就冷冷的开口。

????“chì luǒ裸的tú shā。”“毁灭了迦勒底所有的研究!”“fǎn shè huì。”“这些人违法召唤英灵。”

????这根本是莫须有的罪名!?

????虽然说把维妮娅带到了迦勒底,的确是他们的不对,但是也不至于一口气的把这些罪名往他们身上按吧?看着言峰绮礼微微带笑的表情和纵容身后手下言语的态度,福尔摩斯显然明白了,这就是他们故意的。虽然说把维妮娅带到了迦勒底,的确是他们的不对,但是也不至于一口气的把这些罪名往他们身上按吧?看着言峰绮礼微微带笑的表情和纵容身后手下言语的态度,福尔摩斯显然明白了,这就是他们故意的。

????故意给他们按上罪名,故意想要让他们被审判,被惩罚。

????福尔摩斯笑面微僵,他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毕竟守护者是守序善良的组织不是吗?怪不得刚才奥尔加玛丽雷厉风行的直接就脱队去找了法尼·瓦伦泰,看来她是明白这个审判的流程,知道他们计划必须要在审判之前进行。

????川尻早人转头对前台的女人说:“他们没做过那些事!”想了想,小男孩走上前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身份卡,翘起脚放到柜台上,大概是证明自己的身份吧。“我可以证明!”

????“替身使者”前台小姐念出了卡片上的几个字,面色有些复杂的对着川尻早人点了点头,然后显然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动作干净的给泛人类史的众人办好了手续,递给了他们房卡。

????看到这一幕,言峰绮礼挑了挑眉:“对了,早人君,你不用待在这个酒店的吧。”

????“虽说没有完美的完成天堂岛的任务,但是在城介的帮助下任务也算成功把。”言峰绮礼朝着川尻早人走了几步:“现在不应该去城介那里吗,早人君”

????“这就不麻烦你操心了!”大大咧咧充满元气的少年声响起,众人眼中出现了一个发型奇特的男人。他一把拉过早人,把他藏在自己身后:“这孩子还是交给我们管才gReat!”

????众人默默抬头。

????东方仗助头上冒出一排井字:“喂,你们刚才说我的发型怎么了!”

????没人说啊!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