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

第二百九十四章弑君夺位,百口莫辩

????青璃国皇宫,晚上的时候,女皇陛下忽然觉得浑身难受,她心脏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样,让她疼得满头大汗,不停地在床上打滚,因为疼痛,冷汗袭来,将她的四肢百骸都快要拆散了。

????身边的万公公和郭公公吓得魂儿都快要飞走了,一边扶着女皇陛下,一边急切地对伺候着的宫女说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御医来啊,女皇陛下身体不适你们没看到吗?”

????朱玉珍被剧烈的疼痛折磨了有半柱香的时间,那锥心刺骨般的疼痛才渐渐散去,她虚弱不已地靠在床头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真是太恐怖了,就好像有死神的手紧紧地掐住了她的咽喉,随时都能让她丧命一样。

????很快御医过来了,给女皇把脉,检查她的身体情况。

????“朕的身体究竟怎么了?怎么忽然心脏会那么疼?朕是不是中毒了?”朱玉珍想到死亡靠近,她下意识地升起了强烈的抗拒,她不想死,每天服用丹药,歌舞升平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去死。

????御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地说道,“女皇陛下的脉象很健康,看不出任何异常来。兴许是女皇陛下怒急攻心,才会导致心脏疼痛。服用丹药最忌大喜大悲,女皇陛下以后保持愉快的心情。”

????朱玉珍对于御医的话却不怎么敢相信,她将信将疑,“朕的身体真的没有大碍吗?你可别糊弄朕,不然休怪朕对你们不客气!”

????“之前心脏疼痛的确是因为怒急攻心导致的,微臣绝无半句虚言。这样,微臣开两副凝神静气的药方,女皇陛下每日服用三次,不出三天,就不会再受到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朱玉珍不太放心地问道,“不影响丹药的服用吧?”

????服用丹药以后她觉得神清气爽,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快活得似神仙,她不能断丹药的。

????御医服侍女皇陛下将近三十年,对于女皇陛下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早就摸得透透的,“请陛下放心,不影响的,陛下饮食起居完全按照原来一样,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朱玉珍总算放心了,让御医去开药方,宫女去抓药煎药给她服了下去。

????半个时辰以后,万公公看到女皇陛下的心情好像好了很多,趁机说道,“陛下,这是今天的丹药,请服用。”

????等到女皇将丹药服下去以后,万公公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女皇陛下一定是在为今天的国事担忧,害怕皇太女和梁国皇上勾结起来,mài guó求荣,想得多了,心情烦躁,所以才会引起心痛的。皇太女和熙王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朱玉珍保养得宜的脸上浮起了强烈的忧愁,“可不是嘛,九霄那孩子总是认定鹫熙会抢走皇位,她都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你看朕身强力壮的,哪里会需要那么快将皇位传给别人。不管是九霄还是鹫熙,都是朕的臣子而已,忠心耿耿地替朕办事不就行了吗?”

????万公公蹙着眉陷入了沉思之中,试探性地说道,“那万一皇太女她真的请了梁国人来帮忙助阵呢?前几年皇太女可是去过梁国,帮梁国的皇上贺寿的,皇太女和当时还是梁国太子的皇上交情匪浅,要是梁国皇上和皇后真的过来了怎么办?”

????青璃国对周围国家也是会收集很多很重要的情报的,万公公作为女皇信任的心腹,有些事情他也听女皇和熙王说了不少。

????“北狄国被灭,南越国的拜月教被摧毁,这可都是梁国那对战斗力很强,凶残至极的帝后能做出来的事情。万一他们真的来了青璃国,有利益可图呢?女皇陛下,要不要避着熙王再问皇太女一次?”

????朱玉珍心情又烦乱了,她只想在青璃国心满意足地当她的女皇啊,有吃有喝有玩乐,一点都不想掺和别的国家那些破烂事,万一梁国真的盯上了虽然小,但是却富裕的国家应该怎么办?

????她可不想做亡国之君,那可是会成为青璃国的千古罪人,是会遗臭万年的。

????“你派人去将九霄叫到宫里来,就说朕有事情要问她。”女皇终于下了命令,让人去将朱九霄请进宫里来了。

????她没有看到万公公眼底那一抹细微的得逞的笑容,转瞬即逝。

????大约半个时辰以后,朱九霄就进宫了,和朱玉珍在宫殿里交谈着什么,没过多久,母女两人竟然大吵了起来,谁也不让谁,吵得脸红脖子粗。

????最后朱九霄怒气冲冲地走出了宫殿,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我都说了没有通敌叛国,更加不会mài guó求荣,你究竟要怀疑我到什么时候?你真是不可理喻。”

????朱玉珍同样满脸怒容地追了出来,在她的身后大声地喊道,“你没有和梁国人勾结,那么激动做什么?朕只是询问你而已,你做贼心虚了吗?朱九霄,奉劝你悬崖勒马,知难而退,要是整个青璃国毁在你的手里,那你就是整个国家的罪人,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你最好想清楚了。”

????然而皇太女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地离开了。

????朱玉珍看着她的背影走远,忽然面露痛苦,捂着心脏的位置,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膝盖一软,直直地跪在了地上,把周围伺候着的宫人吓了一跳,立刻手忙脚乱地她给扶起来了。

????“女皇陛下,您这是怎么了?来人啊,快去请御医过来,女皇陛下吐血了。”

????朱玉珍摇了摇头,“朕没事,只是没九霄那个不孝的女儿气到了,让朕缓缓就好了。你们都退下,不用伺候朕了,朕需要什么会叫你们进来的。”

????她回到屋里躺在了宽敞又柔软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当值守在门外的宫女守了一夜,也没看见女皇使唤她们,安静得不同寻常,然而她们也并不敢贸然地进去。

????直到第二天,女皇陛下都错过了早饭的时间了,宫女们再也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敲着门,试探性地说道,“女皇陛下,奴婢们进去了,陛下应该起床洗漱用早膳了。”

????宫殿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宫女们心里有了不好的感觉,直接推开门进去,走到床边,就看见朱玉珍已经彻底地绝了气息,七窍流血,双手垂放在床边,看起来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凄厉颤抖的尖叫声响彻云霄,“不好了,女皇陛下驾崩了。”

????几个宫女哭成一团,也吓得魂儿都快要飞走了。

????一时之间,整个皇宫都被这个消息震得魂不守舍,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沉痛之中。

????熙王朱鹫熙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她带着最信任的心腹侍卫走进来,看见死状极其凄惨的女皇陛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要多沉痛就有多沉痛,最终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女皇的床榻前,悲痛地大哭了起来。

????万公公和郭公公更是哭成了泪人,像是在为失去的主子而偷偷哭泣。

????过了一会,朱鹫熙站了起来,缓慢地擦掉了眼泪,声音沙哑地说道,“给本王重重地查,究竟是谁害死了女皇陛下,让她给女皇陛下陪葬——”

????刑部的官员领到了任务,立刻将昨天晚上伺候女皇的所有人都控制起来了,分开来严加审问,最终所有人的证词都指向了皇太女朱九霄。

????昨天晚上有不少人看到朱九霄和女皇陛下大吵了一架,最后女皇陛下承受不了那么强烈的刺激,直接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七窍流血而亡。

????“禁卫军听令,去储君府将皇太女抓起来,送到刑部,让刑部的官员严加审理。谋害女皇这件事情,最好和皇太女无关,不然本王真的不敢想象,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朱鹫熙眼眶通红,有着凛冽嗜血的杀意在涌动着,将她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很快禁卫军就将整个储君府包围了起来,几百禁卫军提着锋利的长剑,气势汹汹,那模样就像是想要将谁给碎尸万段了一般。

????鹰晨和影舞在得到女皇陛下驾崩的消息的时候,扶着捉拿朱九霄的禁卫军已经到储君府门口了,她们作为朱九霄最忠心耿耿,也最信任的心腹,急得眼泪都快要飚出来了。

????“殿下,女皇暴毙而亡了,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在传是殿下毒死了女皇,您快点从密道里离开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快去找梁国的皇上和皇后庇佑你。”

????朱九霄听到母皇驾崩的消息,一时之间天旋地转,剧烈的悲痛涌上了她的心头,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来,更是痛苦地捂着心脏的位置,眼泪汇聚成河,从她的眼角滑落。

????怎么会这样,分明昨天母皇身体还好好的,跟她吵架的时候中气十足,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驾崩了,一定是朱鹫熙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她早就想要皇位了,故意设计了这么一出戏,借刀杀人,好狠毒的心啊。

????“我没有杀母皇,一切都是朱鹫熙干的,那个女人真是好狠的心,她竟然将这一切嫁祸到我的身上来。我跟她拼了!”

????鹰晨和影舞硬是把她往密道里推,“殿下,禁卫军已经闯进来了,没有时间了,你赶快去找梁国的皇上和皇后帮忙,或许还能换得一线生机,不然就真的要着了朱鹫熙的道了,快去。”

????两个最为忠心耿耿的侍女把她推进了密道里,将入口的地方藏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房间。

????她们刚离开没多久,禁卫军就杀气腾腾地涌了进来,一边大声地喊道,“皇太女在哪里,快把皇太女交出来!”

????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敢杀,这个女人简直太让人恐惧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样的皇太女不配做青璃国的女皇!

????“皇太女殿下昨天晚上没有回来,诸位大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代为跟殿下转达也是一样的。”鹰晨和影舞尽量看起来很冷静,想办法拖延住了时间,争取让朱九霄能够尽快逃跑。

????禁卫军首领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代为转达什么?皇太女她涉嫌毒害女皇陛下,现在要带回刑部去问话,这么大的事情你耽误了,后果你能承担得起吗?别总是以为自己很厉害的样子,皇太女她在哪里,还不快点把她交出来!”

????鹰晨和影舞脸上有着强烈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样,“殿下是不可能杀了女皇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你们怎么能血口喷人呢?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们也敢乱说,那是皇太女,是储君,你们这样污蔑储君该当何罪!”

????那个首领懒得跟她们说那么多的废话,毫不客气地将人给推搡开,“都给我好好地搜,将整个储君府都搜遍,也要将皇太女给揪出来。谋害女皇罪该万死!”

????一声令下,所有的禁卫军就跟强盗一样地闯了进来,粗暴地将各个房间都搜查了一遍,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真的没能搜到朱九霄的人。

????鹰晨和影舞看到密道并没有暴露出来,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她们高兴得太早了,没过多久,锋利的长剑架到了她们的脖子上,嗜血残忍的声音响了起来,“快说,皇太女她被你们藏在什么地方了?她涉嫌毒害女皇,是一定要抓起来交给刑部审理的。”

????鹰晨和影舞眸子里有着强烈的惊恐,害怕得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奴婢不知道啊,殿下昨天晚上回来过了,早早地进了房间就睡着了。但是今天清晨醒过来,奴婢就没有再见过殿下了,她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出去了吧。”

????“少跟我们说谎话,打马虎眼,你们是皇太女最信任的心腹,她会去哪里难道不告诉你们?你们再不说,就连同你们一起抓起来,按照包庇窝藏罪论处,还不快点说。”

????锋利的bǐ shǒu划破了脖子上娇嫩的肌肤,有鲜血渗透了出来,疼得两个侍女都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眼泪更是哗哗地流了出来。

????“将这两个女人都抓起来关进大牢里,用各种大刑伺候,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嘴巴能有多紧。”首领在储君府没有抓到想要的人,盛怒之下将所有的气都撒到了鹰晨和影舞的身上。

????整个储君府一阵混乱之后,有不少朱九霄的侍女和心腹都被抓走了,犹如强盗过境一般,很多珍稀的花木都被踩得稀巴烂,很多名贵的字画,古董收藏也都被人给拿走了。

????狼狈不堪的朱九霄从密道离开,从密道的另一头出来,直通京城郊外,在一座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就像是普通人家的别院里,她见到了萧霖烨和许沐晴,心里越想越觉得委屈,忽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皇上,皇后,我母皇她死了,现在整个京城估计都以为是我杀了母皇,想要将皇位抢到手,我到底该怎么办?”朱九霄心痛得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疼得鲜血淋漓。

????她分明什么都没有做,朱鹫熙那个狼子野心的贱人,为什么要将弑君的罪名给推到她的身上来,今后她究竟要怎么办才能洗清楚身上的罪名。

????萧霖烨和许沐晴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和意外。

????青璃国的玉面狐狸果然不是白说的,他们前脚刚到青璃国来,还没有两天,几乎能确定从来没有走漏任何风声,朱鹫熙竟然自己全部都猜到了,这等本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她杀了女皇,还将罪名推到了你的身上来了?”萧霖烨看着狼狈不已的朱九霄,“来能具体跟我们说说,究竟你很忌惮的那位皇叔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吗?”

????朱九霄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顺便将脸上的污渍都擦洗得干干净净,将昨天她和朱鹫熙,女皇之间发生的争执说了出来。

????随后到了晚上,她又被母皇叫进了宫里,两人说了没多久又是话不投机,直接就吵了起来,她拂袖而去,母皇也被她气得够呛。

????朱九霄的眼睛里写满了悔恨,她心痛如刀割,哽咽着说道,“我不知道那时候皇叔已经打定主意对母皇痛下杀手了,如果我知道,肯定不会跟母皇争执,还会想办法护着母皇,我真的好后悔,母皇被人害死了不说,现在还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我的头上来了,我不甘心。”

????现在整个京城里,尤其是再上层贵族之间,都在传是她毒死了女皇,她的储君之位几乎是保不住了,她那些姐姐妹妹,弟弟们也都被朱鹫熙控制得死死的,想必再过不久,朱鹫熙就能登基为女皇了。

????她真的很不甘心,那分明是她的储君之位,她一点都不想让给朱鹫熙。

????许沐晴看她哭成泪人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先别哭了,去沐浴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再把早饭吃了,我们再来商量接下来要怎么做。你现在冷静不下来,不管我们说什么,你也是听不进去的啊。”

????朱九霄低低地应了一声,狼狈不已地去洗漱了。

????萧霖烨这时候才端起茶杯,眼底有着欣赏又敬佩的光芒,“这位朱鹫熙倒是个人物,擅长隐忍,擅长阴谋,朱九霄输给她真的不冤枉。”

????怪不得朱九霄费了那么多的代价,也要请他们来帮忙,不然凭着她自己的能力的确除不掉朱鹫熙。

????“你打算怎么办?我们只能在背后做些小动作,绝对不能亲自出手,不然就会成为两国之间的矛盾的。”许沐晴侧头看向萧霖烨问道。

????萧霖烨想到了什么,眼底有着肯定的光芒,“这还不容易吗?要是青璃国先挑起的事端,我们再插手不就变成名正言顺的事情了吗?你等着看吧,朱九霄通敌叛国,勾结梁国的传言肯定会传出去的。我们只需要将这个由头推到朱鹫熙的身上去,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解决了。”

????他承认朱鹫熙的确是很聪明,也很有手段,然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如果朱九霄也死了呢?并且是在监狱里被害死的,就不会有人相信是她毒害了女皇陛下了,接下来最大的利益获得者就很是清楚明白了。”许沐晴将萧霖烨心里的盘算说了出来。

????萧霖烨赞许地看了许沐晴一眼,果然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夫妻之间的感情很好,心意相通,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没过多久,朱九霄沐浴完毕,并且还吃了早饭,眼睛通红地出现在了萧霖烨和许沐晴的面前。

????“皇上,皇后,不知道你们想好了办法怎样对付熙王没有?我不想悲伤弑君的罪名,再说母皇真的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做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承认的。”朱九霄情绪低落,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

????萧霖烨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办法嘛,也不是没有,但是就要看你能不能狠得下心来了,敢不敢冒险了。你要是敢冒险,朕和皇后助你一臂之力,应该是能扳倒熙王,让皇位再回到你的手里,同时洗刷掉你毒害女皇的嫌疑。”

????朱九霄身体紧绷着,眸子里迸射出强烈的光芒来,“只要能报仇,顺便洗刷掉我的冤屈,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

????萧霖烨再次问道,“如果让你去死呢?你也愿意吗?自投罗网到朱鹫熙的面前去,受尽折磨呢,你肯付出这样的代价,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吗?”

????朱九霄这一刻觉得血液都要凝固住了,她脸色比之前还要凝重,认真地问道,“皇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好了要帮她铲除朱鹫熙,让皇位再次回到她的手里吗,千里迢迢从梁国跑到青璃国来,难道就是为了要杀她。

????许沐晴在旁边轻轻推了萧霖烨一下,“夫君,你别吓皇太女了,好好地说正事吧。”

????萧霖烨这才将他的计划说了出来,“就是让你假死,死在大牢里,将所有不利的舆论都引到熙王的身上去。女皇和你都死了,那些皇子皇女为了想要好好地活命,肯定不敢跟熙王对着干,她就会在处理完女皇的后事以后顺利地登基。”

????年轻又老谋深算的皇上继续说道,“那时候谋害女皇的罪名,可不就引到了熙王的身上去了嘛。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你当着众人的面拆穿朱鹫熙的狼子野心。朕和皇后会想办法帮你将熙王和那些臣子们秘密往来的书信和证据都给你,再把实权弄到手,整个青璃国的天下还不是你的?”

????换做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来,朱九霄肯定是一点都不会相信的,然而跟她说这话的却是萧霖烨,将所有的敌人都打趴在地上的人,朱九霄竟然没有理由不相信,她忍不住点了点头。

????“我倒是愿意假死,然而朱鹫熙是个很记仇,瑕疵必报的女人,我害怕她连我的尸体都不肯放过,也要将我挫骨扬灰,到那时候只怕我是假死,到最后也会变成真的死了。”朱九霄有些害怕地说道。

????萧霖烨想了想,“那就在你假死以后,制造一场混乱,让人将你的尸体给抢出来。”

????他看了许沐晴一眼,后者立刻拿出了两个足有拇指那么大的dàn yào,“这是迷烟弹,而且是带有毒气的那一种,到时候让你的心腹将人给抢回来。”

????许沐晴将一颗迷烟弹扔在地上,滚滚的白烟立刻冒了起来,一股浓郁又刺激的味道蔓延开,让人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朱九霄只觉得浑身无力,意识模糊,软软地跌坐在了地上。

????“等到你自尽证明清白以后,再引导舆论往熙王的身上推,同时趁着朱鹫熙的那些势力心腹防备最为松懈的时候,将那些权力都抢过来。只需要用毒药控制就好了,皇后这里有很多让人生不如死的剧毒,到时候不愁那些人不归顺你。”萧霖烨自信从容的话语响了起来。

????朱九霄听完,眸子里迸射出了希望的光芒来,“我答应你,但是请皇上和皇后一定要确保我的性命安全,我不能死在朱鹫熙的手里。”

????萧霖烨自信满满地说道,“这个是自然的。必要的时候你还可以捅那个熙王几刀发泄心中的怨恨,反正你们都已经是死敌了,多一笔仇也不多,少一笔仇也不少。”

????朱九霄握紧拳头,锋利的指甲掐进了她的掌心里,鲜血渗透了出来,“那什么时候我去自投罗网呢?”

????萧霖烨想了想说道,“这两天先做好准备吧,你联系最信得过的心腹,别把性命交到别人的手上去了。”

????朱九霄将这些话都听进去了,“我虽然能力比不过朱鹫熙,但我还是有些忠心耿耿的属下的,宫里也有一些,那就请皇上和皇后也帮忙做些准备,两天以后我自投罗网。”

????许沐晴又送了朱九霄一些毒药给她防身,并且给了她解药让她先服下防止被毒药侵袭。

????青璃国残忍血腥的夺嫡之战很快就要开始了。1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